平澈

向人嬌杏花,撲人衣柳花,迎人笑桃花。

《靜水流深》心得.番外〈入夢〉篇

這樣很好。從此轉身,又是一程,生生世世如此往復,默契相應,相伴時相偎,相離時相思,無論是你在不在身邊,我都將流遠前行,不負鑄心,不負一心。

 

……好了文青完了,接下來我要說我快哭死了orz

當然並沒有真的哭啦,可是自從週六布翁結束回到家,坐下來第一件事就是翻開本子看完〈入夢〉後,一絲悵然就若隱若現地盤旋在心頭,縱使後來繼續拆其他本子來看、跟朋友線上聊天還看了幾段小影片,這樣的悵然還是縈繞不去。等隔天早上睜開眼,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默教授闔眼前手一下下捋過俏如來髮稍,然後俏如來醒來握著要挪移時發現教授手已僵硬的畫面,虐得我在心裡嘆了好長好長一口氣,忍不住稍微埋怨起作者來——非要帶入這麼現實的生老病死不可嗎(這是小說啊小說啊我們可以假裝這一天不會到來或者就算到來也是有默契地腦補一下就好而且到這篇番外前的那個末章至少給人感覺這文終究是甜的啊,哭),要寫的話也可以側面地寫嘛像《海棠依舊》番外那樣用孫輩的角度交待六姑奶奶明蘭早於祖父長柏仙逝(然後光是這一句我就掩卷嘆息得不要不要的)——好吧這只是我在心中跪著哭泣的OS,作者不用理會啦QQ  

其實說真的整篇文看下來,對作者會寫到生老病死並不特別意外,畢竟前面放出的番外裡已出現年逾半百幾字,寫到這一幕也算有跡可循。只是想的時候是一回事,真正看到的時候又是一回事,只好忍著微微的傷懷,借「至少這一程,是好的」與「師尊,我很開心」兩句想著這樣已足夠圓滿,且深信他們都會好好的,因為在我心中,默俏的內在質地都既溫柔又強大,而他們的相愛滋養彼此的生命底蘊更為豐厚成熟,生老病死的世情常態亦不是他們會迴避憂怖的,所以俏如來一定能微笑前行,不會因愛人故去便消沉絕望。

有些東西,不因形體存滅便迢遙遠隔,他們之間的愛,也是如此。

 

--

先說一說。

前面的心得裡有提到番外〈第一眼〉〈留心〉〈點燈〉〈情根〉〈求索〉的文末都與篇名相呼應,本來我在想〈入夢〉最後一段是否也是如此,畢竟「師尊,我很開心。」這句話在本篇番外第一次出現時是默教授聽見俏如來在夢中囈語,也就是師尊入了俏如來的夢,加上本來就說人生如夢,雁王在正文亦說過「也許我們不過是生活在一場夢裡」,所以要說有跟篇名呼應也算得上。

或者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雨水滴到他的眼睛將他喚醒」,雖然並不是由入夢呼應入夢,但以出夢應之,也能視為另一種突破舊有格局的翻轉創新。但撇開有無呼應的討論,這個收尾我很喜歡,餘韻悠遠,那微微一笑如天際間乍亮的熹光,湧現朝顏新生。

 

然後也很喜歡俏如來牽住默教授的手,溫聲哄著他說:「說過不介意的,都這把年紀啦。這麼愛聽,那我多說幾遍好不好?我原諒你,我不介意的,沒關係……」那裡,完完全全就是老夫老妻模式啊,甜得溫柔得讓我悄悄屏息,按著書頁的指尖也忍不住輕柔地,避開這方恬靜。

 

--

接著聊聊〈入夢〉。

入夢,是誰入夢?入誰的夢?

此篇裡刀大安排了許多夢,有俏如來視角的夢、默教授視角的夢、可以歸給俏也可以歸給默的夢、默教授的夢中夢,以及默俏兩人對話的夢等等。夢的內容也或真或幻,或前世或今生,或迷離、跳接、錯置、變形,多方面地呈現出夢的各種樣貌與特質,這裡的夢也不再只是尋常所見的憶起前世種種的橋樑。

有一類夢被總結成是誰缺失的記憶,否則他簡直不能相信他的親近是現實。

有一些夢雖是夢,但那些又都曾經是真實的。

有一種夢,是他開始情願一切皆是夢。

有一個夢,是他與他共看墨狂的刃口泣血凝聚成一顆顆琉璃,幻化出眾民的凝視成光,映照他巨大的投影,而他與他相知相惜,憑此毫無怨悔。

不同層次的夢,看得我也像被拉入漩渦一樣難以輕易從文中脫身,特別是借三段夢將時序倒退推移,從兩人遲暮到三少四壯再到前世,愛與懂讓默教授兩輩子心上因推開俏如來而生的內疚與苦得以雲散,終能微笑。

 

而半夢半醒間,猶夢猶醒間,

默教授未知究竟握住握不住什麼的,被俏如來一把握住了。

默師尊那次像是要燙傷一樣把人甩開了的,這次卻把俏如來的手牽到嘴邊親了一下。

默教授彼時凝望俏如來的睡顏並在對方醒轉時憐愛撫摸,此時換俏如來守著默教授醒來並為他輕柔拭淚。

我很喜歡這些對比的安排,簡要幾筆便讓人想起兩人一路走來的波瀾起伏與後期的歲月靜好,那些猶豫的不敢想望的在手中逐漸充實盈滿,那些無法承認的如今得可光明正大,而始終珍視的也被回報以同等誠摯的珍視。

 

「我並不畏懼分離,只要我知道你在哪。」

 

我願相信別離是重逢的開始,就如那年默教授目送俏如來遠走,及後終又在紐約靜靜相擁,來到俏如來身旁,抵達終點;這回則是默教授先行,然後回身敞開懷抱,迎來他的燈於手心瑩白如月,再行一程。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评论(2)

热度(6)